新闻网
主编推荐
当前位置: 首 页 >> 主编推荐 >> 正文
续写钱学森的西工大情缘——记钱永刚的西工大之行
发布时间:2019-06-14 09:41:17 作者:赵勇 陆佩华 来源:党委宣传部 已浏览:

西工大新闻网614日电赵勇 陆佩华 摄影记者 郭友军 卢迪)他是“中国航天之父”钱学森的儿子。

60年前,钱学森来到西北工业大学指导工作,视察学校的探空火箭项目;60年后,他循着父亲的足迹,也来到西北工业大学。他要看望父亲的第一位博士研究生,分享父亲科技报国的圆梦历程。

6月11日上午,在校长助理、党委学生工作部部长张开富的陪同下,钱学森之子钱永刚、中国科协科学技术传播中心副主任梁华等参观了校史馆。钱永刚一边听讲解,一边认真地看着钱学森的手稿,感受着钱学森的西工大情缘,回忆着父亲的往事……

拜访钱学森的第一位博士生

“罗老,我来看望您啦,我是永刚,我和妹妹向您问好。”当日上午,钱永刚来到钱学森的首位博士生——西工大教授罗时钧家中,对着鲐背之年的罗老深深鞠躬。

“像!你长得像钱老!”罗时钧一边起身一边说。钱永刚赶紧扶住罗老,让他坐下。

“我给您带了《钱学森传》,请您收下。”

钱永刚先生拜访罗时钧教授

出生于1923年的罗时钧教授是我国著名空气动力学家、航空教育家,是钱学森的第一个博士研究生,他长期从事飞机部件空气动力学、跨音速空气动力学、大迎角空气动力学、计算流体力学的教学和研究工作,创造了这方面的诸多“第一”。他编写了我国第一部中文动力学教材,他的方案曾用于我国第一架新型超音速飞机设计,为中国空气动力学学科的发展做出了杰出贡献,耄耋之年还在指导研究生进行科研实验。

见到罗时钧,钱永刚先生表示,自己早就想来看望他了,今天看到他之后很激动。

谈到父亲的学生,钱永刚回忆起了钱老和学生们相处的点滴:在生活中,钱老很关心学生,对学生很随和;但是在学术上,要求非常严格,一点不能含糊,会经常和学生们分享做学问的体会。

你们这一代一定会开始星际航行

在罗时钧教授家,西北工业大学档案馆馆长刘朝亚给钱永刚先生赠送了钱学森曾经给西北工业大学的题词。

说起钱老的题词,那已是五、六十年前的事情了……

63年前,1956年5月1日,钱学森给华东航空学院青年团致信:努力钻研航空理论和技术,以结合实际,要做到理论和实践的统一。

1956年5月,钱老向华东航空学院青年团致信

62年前,1957年6月19日,彼时华东航空学院已迁至西安,更名为西安航空学院,钱学森为西航师生题词:在你们这一代人里人们一定会开始作星际航行,这是航空技术的方向。但是我们国家现在还是一个文化落后工业不发达的国家,我们的家底是薄的。怎样才能很快地而又现实地赶上去呢?这是你们要帮助解决的问题。

1957年6月,钱老为西安航空学院师生题词

57年前,1962年5月13日,当时西北工学院已经和西安航空学院合并成为西北工业大学,钱学森为西工大毕业生题词:愿你们今后在各自的岗位上,听党的话,埋头苦干、发愤图强,为实现祖国社会主义的现代化科学技术事业而奋斗!

1962年5月,钱老为西北工业大学毕业生题词

这三次寄语,体现了钱学森对学校的认可和关注。一大批西工大毕业生投身国防事业和国家经济建设中,默默奉献,建功立业,蔚然形成了令人瞩目的“西工大现象”。

如今重读这些嘱托,西工大学子仍然备受鼓舞。

在校史馆,感受着西工大“扎根西部、艰苦奋斗、求真务实、开拓创新、追求一流、献身国防”的优良办学传统以及西工大人真挚热烈的家国情怀,在接受记者采访中钱永刚感慨说:“一个人要有所作为,要能够成气候,一要有真才实学,二要有奉献精神,二者不可缺一,西工大在这方面和钱老是一脉相承的。”

西工大教育发展的积极支持者和指路人

在西工大师生心中,钱学森早就成为了西工大教育发展的积极支持者和指路人。

多年以后,中国工程院院士、航天技术专家陈士橹深情回忆道:“可能就是钱学森老师的支持,宇航工程系才得以保留下来,直到后来发展壮大成为现在的航天学院!”

上世纪60年代,西北工业大学宇航工程系面临被撤掉的风险。时任系主任的陈士橹深知发展航天技术的重要性,在全国国防专业大学会议上作了发言,他认为航天是在航空的基础上又上了一大步,在总体控制、飞行力学、发动机等许多方面都值得学习并深化,“这样撤掉,实在可惜”。

发言传到钱老那里,不久后的一次会议上,钱学森见到陈士橹说:“很多人都说要把你们宇航工程系撤掉,但我是赞同你的,宇航工程还是国家急需的专业啊!”

后来宇航工程系保留下来,西北工业大学也因此成为国内航空高校中唯一的自开办航天专业以来就没有中断过的学校。从这里走出的 7000 多名航空航天领域的高级人才,见证了我国航天事业由弱变强的创业之艰。

1956年底,钱学森来西安航空学院参观指导工作时,到503实验室参观、指导。他对实验室所完成的西迁工作和新添加“小超音速风洞”和“烟风洞”各一座给予了肯定。钱学森的鼓励,还坚定了寿松涛院长建设“大风洞”的信心。

后来,分管学校科研工作的罗时钧在起草学校空气动力学研究所发展规划中,提出了建设“大风洞”的目标任务。正是在钱学森的鼓励指导下,学校完成了“53”跨音速风洞的建设。

1959年,钱学森来到西北工业大学,视察学校的探空火箭项目,在一个简陋的展示室,钱学森对学校设计的探空火箭发动机项目表示出极大的兴趣。那时的周凤岐,是一名大四学生,他和同学们一起对火箭发动机的研究才刚刚开始。钱学森在听取了周凤岐的情况介绍后,握着周凤岐的手说:“你们的研究工作很有意义…… 但是要造出高精度高性能的火箭发动机,还要进行长期艰苦的努力!”他还对寿松涛校长说:“导弹控制技术和测量技术非常重要,应当重视这方面的专业建设和人才培养。”

1964 年5月8日,黄玉珊兼任国防部第五研究院一分院第五研究所所长,时任院长正是钱学森。钱学森在了解了学校专业设置后,建议学校对1964级飞机系飞行器强度专业学生的教学计划进行修改 ,把重点放在了气动弹性专业建设上。

钱老还多次与西工大教师书信往来,鼓励姜长英教授“将《中国航空史》出版流传,教育后代”;肯定傅正阳教授“你们对研究生培养的做法我很赞成”,支持教师进行研究生教学改革。钱老留给西工大人的思考和创新,永远值得我们珍惜和铭记。

与姜长英教授的通信

与傅正阳教授的通信

给毕业生上最后一课:钱学森科技报国的圆梦历程

在西工大学生毕业之际,6月11日下午,作为中国科协科学家精神报告团成员,钱永刚先生受邀为同学们作题为《钱学森科技报国的圆梦历程》报告。

钱永刚先生与西工大师生分享《钱学森科技报国的圆梦历程》

他饱含深情地追忆父亲钱学森一生的点点滴滴。从留学美国、奉献航天、金色晚年人生三个阶段,到救国、兴国、报国、强国、富国五次重大选择。每一次选择,钱学森都把国家放在了第一位。钱永刚回忆道,父亲曾经说过:“鸦片战争近百年来,国人强国梦不息,抗争不断。革命先烈为兴邦,为了炎黄子孙的强国梦,献出了宝贵生命,血沃中华热土。我个人作为炎黄子孙的一员,只能追随先烈的足迹,在千万艰难中,探索追求,不顾及其他。”正是这样一种胸怀祖国的强盛、民族复兴的理想,给予他无穷的动力,使他取得常人难以企及的成就,成功圆了自己科学报国的梦想。

同学们听了钱永刚先生的报告,被钱学森的精神震撼和感染,纷纷表示要学习钱老的家国情怀和崇高品德,以钱学森为榜样,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积极拥抱新时代、奋进新时代,让青春在为祖国、为人民、为民族、为人类的奉献中焕发出更加绚丽的光彩。”

(审稿:雷军)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